深度觀察

星石江晖:科技長期向好 靜候月明花開

作者:    時間:2019-07-04    浏覽:219    來源:星石投資

摘要:
        穩增長政策會貫穿全年,預計三季度政策將再度寬松。

        貿易關系反複,應做好長期競爭的充分准備。

        全球産業鏈的重塑對現有國內産業鏈有一定的沖擊,中國對高科技領域的技術突破是必然。

        現階段,主要把握已經實現技術突破,且市場空間大的國家戰略新興産業。比如新能源、高端裝備、生物醫療等。




盡管短期受各方面因素影響,市場風險偏好偏低,但是市場整體估值也較低,有利于尋找長期投資標的。我們看好中國在科技領域的創新能力,隨著研發的不斷投入,未來會持續實現各個環節的技術突破。現階段,我們主要把握已經實現技術突破,且市場空間大的國家戰略新興産業。

宏觀杠杆率和通脹成爲階段性約束,外部摩擦增加中期經濟發展不確定性

今年國內經濟開局良好,但宏觀杠杆率和通脹成爲國內政策階段性的約束。一方面,在以基建地産爲主的穩增長政策推動下,宏觀杠杆率再次快速上升。根據社科院報告,去年我國總杠杆率首次出現下降,但是今年一季度包括居民、非金融企業和政府部門的杠杆率均有較大幅度反彈,並創新高。因此,繼續堅持結構性去杠杆很有必要。另一方面,由于供給的原因,農産品價格上漲較多,尤其是豬肉的上行壓力預期會使年內通脹維持在相對較高水平,這也給貨幣政策構成了一定的掣肘。此外,外部摩擦不僅體現在經貿爭端的升級上,而且往科技等其他領域蔓延,給國內的産業發展增加了一定的不確定性。G20峰會就貿易摩擦問題達成了超預期成果,貿易談判將重啓,階段性減緩國內的外部壓力,有利于提振此前較低的市場偏好。但是市場應對中美關系的複雜性和長期性做好充分的認識和准備。

 

逆周期調節貫穿全年,結構性改革是關鍵亮點

    從中期來看,伴隨著結構性去杠杆,以及外部摩擦的反複,國內經濟下半年依舊面臨一定的下行壓力,但相應的穩增長政策也會貫穿全年,預計三季度政策將再度寬松。國內方面,與去年不同的是,今年財政政策重點以穩消費替代穩投資,以減稅降費支撐企業盈利。穩消費主要表現在降低居民所得稅、促進汽車家電消費以及擴大農村消費市場。穩消費政策上半年有所保留,預計下半年會適度發力。減稅降費主要是下調增值稅,降低企業稅收和社保繳費負擔,以及削減行政事業性收費。減稅降費政策會貫穿全年,超過2萬億規模的減稅降費,對企業盈利的作用將持續體現。穩投資方面,地方專項債松綁支持基建企穩,但逆周期調控政策將大概率維持托底而非強刺激,5G等聚焦“補短板”的新基建投資可能將前置到今年下半年發力。我們清晰地看到,政府開源節流,讓利于企業和居民,有利于激發市場活力。從全球來看,今年來海外央行鴿聲四起,爲中國貨幣政策打開寬松空間。年初至今部分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央行已經開始降息,而美國經濟見頂迹象也在逐漸累積,美債收益率的持續倒挂使得資本市場的波動有所放大,市場預期下半年美聯儲大概率降息。在此背景下,不排除中國央行跟隨全球寬松的可能。

長期來看,國內政策不僅著眼于中期穩增長,更注重制度變革,解決體制性問題。貿易摩擦使得中國面臨的産業鏈問題愈加顯性化,加快經濟結構調整和配套制度改革已經刻不容緩。金融供給側改革是未來幾年的工作重心,而科創板將落實以信息披露爲核心的注冊制,是支持實體經濟、尤其是新經濟企業融資的重大改革。從需求角度看,我國一直以間接融資(信貸)爲主要融資渠道,對公司財務數據或者抵押品有較高要求,很難爲戰略新興産業提供融資需求。而近幾年國內積極發展産業投資基金,通過股權融資的方式,支持科技産業發展。此外,國務院也發文,進一步明晰政府與市場支持科技創新的功能定位,調動社會各方面力量參與的積極性和主動性,形成推進科技創新的強大合力。從供給角度看,以信息披露爲核心的注冊制將加快優質企業上市,也會加快不良企業的淘汰,真正實現市場的有效配置。今年以來,證券市場極大加強了對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管理,並且加快了劣質公司的退市,實現了供給收縮,把資源更多留給優質企業,長期而言會打造一個良性的可循環的市場根基。


長期堅持高質量發展,看好已實現技術突破的國家戰略新興産業

外部摩擦的背景下,全球産業鏈的重塑對現有國內産業鏈有一定的沖擊,但具體是往好的方面,還是往差的方向走,因産業地位而異。整體而言,中國將堅定不移地進行産業升級,往微笑曲線的高附加值鏈走。我們可以回顧三星半導體的發展史。三星半導體1977年成立,1984年通過逆向工程設計出256k DRAM(代際突破第一步),1993年成爲全球最大的存儲器芯片生産商,2018年是全球半導體産值最大的企業。三星做了巨大的資本開支,在熬過初期的虧損後,最終取得了巨大的成功。相比之下,中國企業有更好的市場條件,有更龐大而優質的人才,相信中國對高科技領域的技術突破是必然的事情。

當前資本市場風險偏好較低,整體估值水平也偏低,有利于尋找合適的投資標的。我們認爲,現階段更應該著眼于長期,把握成長空間大的優質企業。這類企業將存在于已經實現技術突破的國家戰略新興産業中,比如新能源、高端裝備、生物醫療等。以新能源車爲例,積極發展新能源車不僅能有效解決我國能源短缺問題,更能使我國汽車工業彎道超車。而在目前電池産業鏈的各個核心環節,我國優質企業均有全球競爭力,有望充分享受未來10年新能源汽車産業的發展。
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