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度觀察

星石投資首席執行官楊玲:8年穿越牛熊市 管理規模從1.5億元發展爲百億元級私募

作者:    時間:2019-06-10    浏覽:329    來源:證券日報

     作爲少有“公轉私”的傑出私募女性,可以說,楊玲是與行業共成長,任職星石投資首席執行官12年,在前8年的時間裏,星石投資的管理規模從最初的1.5億元迅速成長爲頭部私募,這與楊玲付出的心血息息相關。

    日前,楊玲在接受《證券日報》記者專訪時談起了與基金的16年,從最初入行的公募行業,到後來的私募行業;從實習生到公司高管,從初創私募到頭部私募;多年的從業經驗,已經讓她有了自己的處事風格,用她的話來說:“專注成就卓越,長期職業聚焦才有可能獲得成功。”

    “二次創業”承擔主要角色

    “我的職業生涯從沒脫離過基金行業,在大學實習期就是在基金公司,畢業論文也與基金相關。從西安交大金融學專業畢業後,就進入了公募基金公司工作。”楊玲向《證券日報》說起自己的從業經曆,早期的公募基金,如同2007年的私募基金市場,是個新興行業,即使是在一線城市也並不爲人所熟知。但是,使其執著選擇基金行業的原因在于:一是尊重知識;高學曆的人才很多,能夠與一群優秀的人工作。二是充滿朝氣;年輕人多。三是市場化競爭;憑業績說話,激勵空間大。因此,雖然大部分同學畢業後選擇去銀行,但她選擇了基金公司。

    記者了解到,楊玲在公募基金期間,先後就職于興業基金、工銀瑞信基金、諾安基金,後兩者當時均在籌備期。2007年,跟隨前工銀瑞信投資總監江晖共同創辦陽光私募。楊玲介紹說,“這是一次需要承擔主要管理角色的‘二次創業’,不僅要放棄公募的高薪待遇,還要面臨行業前景的不確定性。”

    楊玲表示,當時的私募行業,並沒有明確規定納入監管,與拿著金融牌照的公募基金相比,如同正規軍與遊擊隊,不僅管理規模小(當時行業規模僅爲0.4萬億元),而且經常以“非法集資”的標簽出現在公衆視野。不過,由于有公募的從業經曆,她對私募基金的行業前景充滿預期:首先,隨著社會財富的增長,高淨值人群的財富管理需求必將爆發;其次,私募有些制度優勢,比如20%的業績報酬是私募重要的收入,股東、基金經理、管理者“三合一”的機制,都會激勵公司更注重業績的增長,從而更能綁定與投資人的利益,也容易走得更遠。

    核心資産是人才和制度

    現階段,私募行業正處于量變時期,行業管理規模正呈現快速擴張階段。在楊玲看來,雖然目前行業已經有不少百億級私募機構,但行業格局還沒有固化,財富管理市場將迎來跨越性大發展的初期,私募行業也將有更好的機會,但同時也要認識到,行業發展大爆發有兩個前提條件:一是監管框架更系統和成熟;二是私募基金公司應始終保持競爭意識。

    楊玲表示,資管新規後,私募行業進入螺旋式上升通道。隨著低風險高收益的産品數量減少,客戶群體由存款、類固收産品爲主的理財習慣,被迫面向風險收益比更對稱的主動管理型産品,客戶對主動管理型産品的認知將逐步走出“盲區”。新的“認知時代”開啓,過去規模增速有限的主動管理型産品,將迎來明確的增配趨勢。同時,現在盡管有了多家百億級私募,但私募行業的格局沒有完全穩定,行業仍然有新銳加入;即使是百億級私募公司,仍然要小心謹慎發展。

    她表示,資産管理機構與其他公司有本質的不同,資産管理公司核心資産是人才和制度等綜合實力。隨著管理規模增加,爲了保持穩定優質的投資管理能力,私募基金的投研團隊必然要擴大,但不能是單純人員的累加,而是要讓其能高效凝聚。這也是公司一直在探索的方向。公司10個基金經理共同管理一只産品,爲了保持一致的投資理念,采用梯隊投研管理模式:人才培養上,采用自主培養的模式,設立了“研究員—高級研究員—基金經理助理—行業基金經理—類別基金經理—全行業基金經理”的梯隊培養機制。此外,實行投研一體化的管理模式:基金經理既做研究也做投資,投研內部強調研究協作、決策獨立。而在激勵機制上,公司的梯隊機制可上可下、競爭激烈,另外,通過合夥人機制穩定投研隊伍,目前基金經理大部分爲合夥人。

    楊玲認爲,私募公司的優勢不在資金端,因此業務鏈條難以拉得很長,無法像銀行、券商、公募一樣鋪設終端網點,只能堅守投資環節,和資金端合作。私募專注于投資領域,可以通過各種模式與銀行理財子公司合作,可能成爲一個方向。

    “十余年的行業發展事實也證明,連年冠軍很難做到。守正笃實,久久爲功,行穩致遠。”楊玲表示。

回到頂部